俗记

《俗记》家乡俗记作文600字 第一章:死 俗记小顶

时间:2021-04-08 00:04:14编辑:拇阅读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俗记》的小说,是作者俗记凡尘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苏月站在父亲的棺木前心神恍惚得厉害。今天是父亲死

俗记

>>>《俗记》在线阅读<<<

《俗记》免费试读


苏月站在父亲的棺木前心神恍惚得厉害。今天是父亲死后第三天,棺木并没有盖紧,就在刚才苏月分明闻到了从棺木盖子下传出的阵阵异味,是尸体开始腐烂了。苏月的脑海中无比清晰的闪过这八个字,她觉得自己很冷静,冷静到在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父亲的尸身上爬满蛆虫的样子,只是身体却不争气,她觉得脑子里一阵眩晕,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去,只是并没能栽到地上,从旁边伸出一只胳膊,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,她望过去,是苏星,苏星微胖的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担忧:“姐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,大伯在问你话呢,你怎么啦?”苏月微微摇了摇头,很轻很轻地,像是怕惊动什么东西似的说道:“啊,没事。刚刚说到哪啦?”苏星道:“大伯问你灵屋祭祀都和苏大器说了没有,这事要早准备,不然来不及的。”苏月知道,这是必须的,而且马虎不得,她想了想:“齐方舟早和苏大器说了,灵屋,祭祀还有龙架都交待给了苏大器,到时一齐算钱就是了。”苏大器是这个村镇的文房兼灵屋的唯一制作者,承包了这一片所有的丧仪器具,俗话说的专赚死人钱。对面的大伯悲戚得点了点头,他喃喃自语,边走边说:“已经准备了就好,准备了就好。”站在原地的苏月像游魂一样爬上了楼,把苏星担忧的目光抛在了脑后,她现在的心情没有人能理解。事实上父亲的死太突然,不仅仅是苏月不能接受,吴国军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不可置信,无法接受,特别是苏月的母亲——早上才一起吃了饭,说是要把菜园里的水塘重新砌一下,不过才去趟集市,回来后丈夫已经满身泥泞地直挺挺地躺在早上说的要砌的水池里。苏月觉得头痛欲裂,她已经不想去想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,也不想去追究刚刚闻到的那股异味来源到底是什么,她觉得这一切就像是梦似的,也许睡一觉就好了,睡一觉,一切又还是原样子,父亲并没有死,母亲也没有悲痛欲绝,自己还是那个天真的无知的不懂事的两个孩子的糊涂妈妈。

苏月并没有睡。因为等一下就是父亲封殓,这是很重要的仪式,她作为女儿不能缺席,她眯着眼睛,像是想些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,过了一会门被人从外面打开,听着那熟悉的步子,她知道是齐方舟进来了,苏月并没有睁开眼睛,她听到齐方舟用他那独特的步调走到梳妆台前,用脚挪开梳妆台边的凳子,凳脚与瓷砖发出刺啦的声音,他坐了下来,窸窸窣窣的从裤兜里掏出什么,之后就只听到笔沙沙的在写些什么的声音。苏月慢慢的睁开眼睛,齐方舟的余光瞥见苏月醒了,便淡淡地对苏月说道:“马上就封殓了,我爸把齐衍和齐灵馨带来了,你下去带着他们,别让他们乱跑。”苏月慢吞吞地掀开被子,眼神呆滞的看著齐方舟,脚却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想穿上鞋子,只是鞋子像是也和她作对一样,半天都没有摸到,苏月也懒得去找,赤着脚就往门外走,她心里想着,我刚刚那么大的动静,他一定听到了,只要他和我说一句话,我就告诉他我怎么了,和他说一说我的害怕和恐惧。只是苏月注定要失望了,她像提线木偶一样,拖着步子一步一步地在地上摩擦,一点点的接近门把手,直到苏月咔嚓一声把门打开,里面的齐方舟还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苏月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,此时也只有九点钟的样子,初秋的阳光虽没有盛夏的太阳那么刺眼,但是齐方舟坐在阳光与阴影交错的窗边,恍恍惚惚地,像钻石的切割面锋利无比的朝苏月眼中刺了过去,苏月拼命地瞪大了双眼,她以为会流泪,然而眼角却并没有眼泪落下来。她在下楼的时候想,九年的时光,早已将眼泪一点一点的磨干,然后再也无法为他留一滴眼泪了。这样也好,爱与怨这样强烈的情感太累,还不如现在无爱无怨,不管丈夫做什么对苏月来说都无所谓了。虽偶尔也会有期待,但这点微末的期待其实不值一提。苏月恍惚的扯了一下嘴角。

俗记

俗记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俗记》的小说,是作者俗记凡尘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苏月站在父亲的棺木前心神恍惚得厉害。今天是父亲死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俗记》家乡俗记作文600字 第一章:死 俗记小顶